新闻频道
洪湖新闻网

乌林长江大堤有一支留守妇女巡堤队

    谁说女子不如男。7月7日夜里9时许,洪湖市乌林镇长江大堤上,叶洲村妇女主任叶云,带领一个由6名留守妇女组成的巡堤队,手持电筒,目光盯着电光照射处,仔细地在斜滑的堤坡和堤脚下巡查。
    叶云告诉记者:“村里有一部分男劳力外出务工,村里防汛缺劳力,我就组织几名留守姐妹上堤防汛了。尽管家里的农田和鱼池被洪水淹了,但长江大堤更重要啊!”
    30岁的叶云和村里的男劳力一样,自7月2日上堤以来,快一个星期了,吃住在大堤上,没有回过家,家里7岁的孩子交给婆婆照看,被淹的农田也没有再回去看过。她说,我是共产党员,我不带头谁带头,我不作出牺牲谁作出牺牲?
    女子巡堤队的组员王际环,今年49岁,丈夫年初就出去打工了,家里还有30亩鱼池。6月30日起,大雨就没有停歇过,到4日就全部被淹了。她还没顾得上抢救,村里就接到镇防汛指挥部的指示,长江洪水猛涨,要求迅速加派人手驻守大堤。家里男人不在,于是她主动要求参加。“鱼池反正是淹了,救也没法救,能收多少鱼就看运气了。但大堤不能倒呀,它是我们的命堤。”这位朴素的妇女说。关键的时刻,什么事重什么事轻,她拎得很清楚。
    上堤后,王际环白天夜晚都跟队员们同吃同住在哨棚里。哨棚搭建在大堤上,隔几里就一个,全镇27个行政村,一村一个。大堤24小时不间断的拉网式排查,她和队员们轮流值守。白天还好,就是晚上不好过。“蚊子虫子特别多,电灯一照,全围拢来了,恨不得把人抬走。”还好村里考虑得周全,给大家的床都挂上了蚊帐,又想办法从附近人家牵来了电线,棚子里用两台大铁扇使劲对着吹,才能睡个好觉。
女子巡堤组的组员们一手打着电筒,一手拄着木棍,沿着江堤仔细地查看有没有渗水处。“一点也不敢大意,6日长江围堤全线超警戒水位,守堤的人由先前的每公里25人增加到了30人,巡查的次数更频繁了,轮着你那个班组值班时,根本没有歇着的时候。”虽然很累,但王际环没有抱怨,“每个人都是这样的,非常时刻,当然要非常对待。”
    其他几名妇女,记者来不及询问她们的名字、了解她们的情况,看着她们低头巡查的背影在黑夜里与手电光一起移动,为她们舍小家顾大局的境界深表敬佩。
    晚上10点多,叶云、王际环和她们的姐妹还在堤坡上一趟趟地巡回查看着,远远望过去,一点点手电筒的光,像一颗颗星星,散在了长江堤坡的草地上。(刘汉生 谭琳  石磊)

责任编辑:爱洪湖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洪湖网 » 乌林长江大堤有一支留守妇女巡堤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