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洪湖新闻网

洪湖六旬老父替十八岁抢险牺牲的儿子上堤防汛

    随着强降雨的暂歇,这几天,长江水位上涨虽不明显,看起来平静,但江水高位运行,暗藏很多危险。

    在燕窝镇一支1000人的防汛大军日夜在30多公里的防汛大堤上巡堤查险。

    7月10日,地面温度超过35度,滔滔江水,炎炎夏日阻挡不了防汛大军誓死守护家园的决心。在燕窝镇江堤上,61岁的胡培清老人站在桩号为424+900——8888的堤面上,手指着一段堤面,声音梗咽:“儿子98年就是在这里抢险牺牲的!”

    胡培清略显瘦黑,但精神矍铄。18年了,胡培清清楚地记得,1998年8月20日17时,江面上刮起6级大风,大雨倾盆,巨浪冲击洪湖市燕窝七家垸长江干堤新筑成的子堤。100余名抢险突击队员顽强护堤。单薄的子堤抵挡不住巨浪的冲击,被撕开一条豁口,突击队员拼死堵口。在与巨浪搏斗中,他的次子—燕窝镇洲脚村民兵、抗洪抢险突击队员胡会林为救护村民林先奇,被淹没在翻滚的波涛中,再也没有回到生养他的那片乡土,当年他正满18岁。

    这里多年来一直是燕窝镇洲脚村的防汛段面。胡培清从7月4日弃家上堤就吃住在地上。与他一起的还有无数曾经在98抗洪中奋力保护长江大堤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保卫家园的“战斗”中。

   

    老人对我们说,村里见我家里遭灾严重,我年纪又大,家里无劳力,老伴又病在家里无人照顾,不批准我上堤防汛,经我再三请求才让我上堤的。因为我儿子是抗洪抢险牺牲的,我要替儿子抗洪防汛。我始终相信,儿子的灵魂就在这防汛大堤上。

    村支书郭记文感慨地告诉我们,胡培清是主动要求上堤防汛的,能上堤防汛很不简单,他家今年种了12亩早稻,防汛之日正值收割之时,然而大部分成熟早稻几近没顶,初穗低着头,挣扎在渍水中;60岁的老伴闵友香,在2014年11月因胃肿瘤手术将胃切除了三分之一,勉强生活自理,庄稼地里和老伴都离不开他,但胡培清还是义无反顾选择了上堤,“18年了,他一直认为英雄儿子还在堤上,他要来陪陪儿子,要来参加防洪抢险,要完成儿子未了的护堤遗愿”。(刘汉生  徐小平 孙韩)

责任编辑:爱洪湖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洪湖网 » 洪湖六旬老父替十八岁抢险牺牲的儿子上堤防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