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洪湖网 洪湖最大的生活门户网站 有爱 有生活 爱生活 爱洪湖

人文

洪湖人的来历和洪湖语言文化的构成

洪湖历史文化|爱洪湖网 2014-10-16 09:50|来源:州国王储|点击:
导读:20万年前人类走出非洲后,最早出现在洪湖的人类属于棕色人种,一万年前后曾经生活在我们江汉平原,现在的生活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美拉尼西亚群岛的原始民族:他们被华人赶出中国大陆,来到东南亚一带,后又被马来人从东南亚赶到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美拉
20万年前人类走出非洲后,最早出现在洪湖的人类属于棕色人种,一万年前后曾经生活在我们江汉平原,现在的生活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美拉尼西亚群岛的原始民族:他们被华人赶出中国大陆,来到东南亚一带,后又被马来人从东南亚赶到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美拉尼西亚群岛。

三四千年前生活在洪湖地区的土著民族是荆蛮族,属于马来人种,和北方的华夏人种区别很大,西汉后被华人赶到岭南广东和东南亚一带。

洪湖地区在三千年前是一个叫州国的国家,国家首都是现在的黄逢镇(乌林),居民是说楚语的荆蛮族人,本地土著人说的是楚语,与北方话的区别很大。据[石氏宗谱]记载,北宋建隆三年(962年),赵匡胤的大将石守信交出兵权后,其五子举家迁往洪湖西片,石守信说:“尔等之与沔水南地,习俗不同,言语不通,当严守祖训,永为良善,勿负太祖。” 

北方汉人的三次大规模迁徙洪湖: 
第一次:南宋年间,北方人民由于战乱,南迁的很多,定居在洪湖的西北部。 
第二次:发生在元朝末年,刘福通等领导的红巾军起义的战火,迫使河北、河南的汉人迁至洪湖一带。 
第三次:发生在清朝前期,由于国家对农民的人身控制松弛了,农民离开家乡不再算作犯罪行为,无地可种的农民可以到洪湖开垦荒地,吸引了早期移民到江西中部一带的北方移民继续迁至洪湖一带。 
这三次北方汉人大规模迁徙洪湖,彻底同化了洪湖说楚语的土著人,形成了以北方汉人为主体的说官话方言的局面。 
即: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

州国都城黄逢镇就是现在的乌林镇,楚国共灭四、五十个这种小国,成为春秋战国时七个强国之一,楚文化成为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文化之一。后来,楚国被秦国所灭,从此,荆蛮族融入了华夏族。

洪湖话分为七个方言区:新堤话,峰口话(西片乡镇),螺山话(包括界牌话),乌林话(包括老湾),龙口话,燕窝话,新滩话。
新堤话、峰口话、乌林话、新滩话属于北方方言西南官话。 
燕窝话、龙口话属于赣方言。 
螺山话属于湘方言。
洪湖的大同、大沙和小港还存在上海话、武汉话、河南话、湖南话等十几种方言。
在洪湖中还有说江苏话、安徽话、山东话的,这些渔民是刚解放时流浪到洪湖并落藉的苏北人和安徽人。

一般以使用人口多的强势方言同化弱势方言。
湖南岳阳话同化监利南部和洪湖螺山,洪湖新堤话同化湖南临湘的江南镇,嘉鱼话同化洪湖的龙口镇、燕窝镇。很奇特的是洪湖对江的赤壁市赤壁山沿长江边的几个村说地道的洪湖乌林方言,据了解他们是清朝移民搬到赤壁的,而向岸边进去不到百米就讲我们完全听不懂的赣语了。 
洪湖西片乡镇以峰口话为典型,讲话口音基本一样,FH不分,与东荆河以北的仙桃话差不多。

大沙管理区的原住民和龙口一样说赣语,后从全国各地特别是河南来垦荒的移民彻底改变大沙的方言,现在大沙、大同的方言未定。大沙的十家村靠近龙口的高桥,彭丰村靠近燕窝的解放,都是原住民定居长江边讲赣语,到目前彭丰村还不是大沙直管,只代管。

龙口话有其他方言难以比拟的特色,岂止是十里五里不同音,就是相邻的两村语音都有细微的差别。好多语言学家都到龙口做过调研,武大的赵世举、北师大的林银生教授都保存有龙口土话的录音。龙口境内的古老的官堤南北话音泾渭分明。南边的堤街、高桥是原始的纯正的最具生态的赣语系(民国前后属嘉鱼辖),北边的和里(前隶属沔阳)语音特混杂,即邻村音不同。利国、宝塔,乌沙一派;双湖、旁湖,河领一派;老洲,良洲一派;金星、五星亦一派。这一怪现象也许是赣语和西南官话混杂的结果。

应该说龙口和里的奇特方言是堤街高桥纯正赣语系与天沔纯正西南官腔杂交的产物。也就是说龙口只有官堤以南的纯赣语系和官堤以北的嫁接语。正因为是嫁接语,所以和里这边的语音特别混杂。好的是堤街高桥以及燕窝等地的赣语保持了原汁原味,丝毫没受西南官腔的渗透,也许是受地理位置的局限,在其他赣语慢慢变异的同时,龙口的赣语还是那样的绿色生态。

龙口镇以前辖三个乡:堤街乡,高桥乡在古官堤以南,系赣语;和里乡在官堤以北,辖利国、乌沙、宝塔、老洲、良洲、旁湖、双湖、河领、金星、五星,语音繁杂,咫尺不同音。

龙口方言的分布特点和螺山镇类似,螺山镇铁牛乡的中原、花园、熊家窑等说西南官话,界牌乡的双龙、复粮洲等说官话和湘语的混合话,每个村都有其特点,而螺山镇街上周边村和监利南部一样完全说湘语。
螺山镇讲西南官话的村有新联、花园、铁牛、丁山庙、蒋庄湖。讲混合语的有复粮洲、双龙、官墩、中原、界牌、颜嘴、皇堤、朱峰。讲湘语(监利南部白螺口音)的有武家窑、重阳、袁家湾、螺山、龙潭、杨柴湖、长江捕捞、植莲场。
螺山的复粮洲村历史上是嘉鱼县的一块不接壤的土地,居民由嘉鱼移民过来的,所以讲嘉鱼话。
螺山的 杨柴湖、长江捕捞、植莲场在洪湖边,既有螺山人,也有从江苏、安微移民来的渔民,他们还讲着祖籍的方言和风俗习惯。另外还有湖对岸移民过来讲西南官话的里河沙口人。


燕窝方言很杂,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大部分人讲燕窝本地话,也就是赣语系,洲脚村,红光村,袁家河以及陈家河说滴是沔阳话,其中洲脚红光与袁家河陈家河略有不同。幸福村挖沟村和庆丰村讲的是湖南话。
燕窝的红光村就是天门堤村,与洲脚村一样都是沔阳移民过来的,大多祖籍是今仙桃市长倘口镇人。幸福村与挖沟庆丰是湖南移民过来的,有点像长沙口音。

新滩镇的北洲,新洲、八型等村说的是牌洲话。他们祖辈从江南的牌洲移民来的。与新滩镇街上的话完全不同。

瞿家湾历史上属于监利,与相隔不远的沙口(历史上属沔阳)口音很有区别。瞿家湾人把F与H完全反用。而沙口和大多数西片一带的人一般只把F读成H。

新堤有许多地名特定语 
例:将岸读成‘安’。把茅江说成‘东安’新堤说成‘西安’ 
将家读成‘个’。如将崔家棚说成‘崔个棚子’ 
将奄读成‘阿’。如将柏枝奄说成‘柏枝阿’
其实,真正的新堤人很少了,他们大多因各种原因移居全国各大中城市。现在的新堤人基本上是洪湖各乡镇移居来的人。 
历史上新堤就是一个移民城市,他们来自湖南、四川、江西、安徽和省内各地。
新堤方言的范围:小港内荆河以南,石码头电排河以西,螺山双龙村以东。

峰口人把“问”读成“闷”,把“奶奶”读成“哪骂”
螺山人把“碗”读成“吻”,把“鸭子”读成“阿子”
龙口人把“的”读成“个”,把“水”读成“许”
乌林人把“蛋”读成“炭”,把“全部”读成“丫是地”
新滩人把“说”读成“穴”

洪湖方言(除螺山、龙口、燕窝)属北方方言西南官话中的江汉方言,语音大同小异,包括仙桃、天门、潜江、京山、汉川、应城、汉阳、石首、公安、监利和江陵部份,还包括湖南的常德地区九县市和益阳地区部分县市,听这些地方人讲话都有一种亲切感。

中国说西南官话的有几亿人,包括四川、云南、贵州、湖北大部、湖南西部、广西北部等。
新堤话和天门竞陵话最相似,到那里讲话比到峰口还有家乡感。

语言无优劣之分,不同的方言承载不同的地方文化,不管新堤、峰口还是龙口、燕窝和螺山人民都要保护好自己的方言,保护好自己的方言就是保护好自己祖先留下的文化。
大家一定珍惜哟! 英语和普通话只能作为交际方便用。
 

(责任编辑:爱洪湖网)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